当前位置:主页 > 家居生活 >

喝酒“断片”是怎么样的?

这让我想起六岁那年的那个夏天,那次断片至今记忆犹新,每每被父母叮咛我别喝酒时候提起。
在农村,6岁的我还没得上学,在家里跟父母干农活,带妹妹。
我父母经常自己酿酒,在酒糟刚发酵的那几天,酒酿是很甜很甜的。我母亲经常做甜酒糟给我吃,一天父母不在家,我闻到甜酒味,于是偷偷揭开父亲酿酒的缸子,用勺子打出一勺酒酿尝了一口,哇塞,可甜可香了。于是我停不下来,喝到饱了才又把缸子封好。
那天后,我习惯性的偷喝父亲的酒酿子。后面第三天这样吧。我又一次偷喝酒酿,感觉这次酒酿有点苦味,但还是很香。于是我依然跟前两天一样,喝到饱才罢休。
那天,我喝饱了,就出门去找爸爸,那天爸爸在家旁边给玉米除草施肥。我们那边是土是阶梯似的,用石头堆砌成的。所以土跟土之间相隔一定的高度,那天我爸施肥那块地至少有两米多高。
我只感觉头重脚轻地飘到父亲施肥的那块地里,在父亲后面,父亲忙活着没怎么管我。大概是过了个把小时,父亲忙活完了,回头发现我不见了,才开始紧张,父亲先是叫我,没见答应。于是到处找,没多久,父亲便在我们那道墙坎下找到我了。父亲赶紧跑下去,把我抱起来,费了好大劲才把我弄醒。醒来,父亲笑着问我,你是不是偷喝我的酒酿了?我晕乎乎的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。父亲提到酒酿,我才想起,是偷喝了,父亲闻到味道了,我撒谎也没用了。于是承认了,父亲说以后不能偷喝了,喝那个会像这次一样醉的。那次,所幸的是我没受伤,所以父亲也没惩罚我。但是从此以后,父亲的酒缸都是锁在房里的了,我也再没法偷喝了。
现在想来,好后怕,那么小就喝高了,还好那次没把脑子烧坏,不然现在就惨了。
相信这里没有比我小就喝断片的朋友了吧?
出来工作后,父母怕我像以前一样喝断片,所以每次打电话都要跟我唠叨这件事,我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,父母还是没打算放过这件事。谁叫自己那么小就断片的?

猜你喜欢